“只需要一部手機,在短視頻平台上不停點贊就能有收入。”近兩年來,一種專門給短視頻點贊為主要工作內容的網絡兼職,以“輕鬆賺錢”“月入過萬”等噱頭,讓不少人心動。

  真有這種好事?記者近期調查發現,所謂“點贊”兼職,背後暗藏着平台誘導他人充值會員、拉人頭髮展下線等行為,一些手法近似於傳銷。近期,一些從事刷贊工作的機構和平台出現卷錢跑路現象,更凸顯行業亂象。

  “幫人點贊月入過萬”?

  “抖音、快手點贊賺錢,點贊2元一條,點贊+關注5元一條,點贊+關注+評論10元一條。”這是一則發佈在微信羣裏的兼職招聘廣告,廣告後還附帶一款名為“樂分享”App的下載二維碼。平時經常刷短視頻的臨沂市民馮倩看到後,註冊了這款App賬號,系統卻提示,只有先成為會員才可以做點贊任務。根據提示,馮倩支付了600元成為會員,但做了幾個任務,分得60餘元“酬勞”後,這款App再也無法打開。

  記者發現,近年來,因短視頻平台點贊兼職這一噱頭而遭受經濟損失的案例不勝枚舉。在濟南一家培訓機構工作的郭家良告訴記者,此前一位招聘短視頻點贊兼職的聯繫人讓他下載一款名為“愛分享”的App,説註冊賬號後充值500元至3000元不等,就能獲得兼職資格,憑抖音刷贊截圖領取獎勵。對方還説,充值後一個賬號一天可以領取108個點贊任務,完成1個任務可賺1.8元,一天就能賺到近200元,充值越多,收益回報就越大。但不久之後,這位聯繫人就消失了。

  記者在黑貓投訴、聚投訴等互聯網投訴平台上看到,關於短視頻點贊兼職被騙的投訴不在少數。

  長期從事電商工作的秦濱告訴記者,視頻博主想要高人氣,僱人刷贊無疑是捷徑。而一些不法中介藉此機會大肆招攬兼職,名義上承諾高額金錢回報,實則將暗藏的不法手段用於誘騙用户。

  虛假流量背後實為拉人頭

  記者調查發現,近一年多時間,先後有抖管家、抖大師、愛分享等平台,出現以招兼職為名騙取用户錢財後跑路的情況。社交網絡中,關於這類平台圈錢跑路、“割韭菜”的投訴層出不窮。這類平台的套路大多為以下幾種:

  套路一:誘導用户高價充會員。有受騙者告訴記者,號稱點贊短視頻就能賺錢的App中,大多將刷讚的收益與用户的會員層級掛鈎,組織者會告訴新加入者,想要高額收益,要先充會費成為會員。記者在某款App的宣傳頁面看到,其會員卡任務收益分為四檔,最低檔的青銅卡38元,每天可通過做任務獲得2元至4元的收益;最高檔的鑽石卡1888元,每天可獲得65元至100元收益。

  套路二:招聘實為拉人頭髮展下線。在多款刷贊App中,雖然會派發刷贊任務,但更高的收益來自發展下線用户,拉人頭越多,佣金就越多。在一款名為“明日之星”的App中,每發展一級下線會獲利幾元到上百元不等。此外,上級還可以獲得下級會員做任務收益的分成,層級越高,收益分成越多。

  套路三:範圍隱蔽監管難,頻繁更換“馬甲”維權難。

  記者在兩款刷贊App上看到,充值會員的收款方為某地一家廚房用具店和某市一家便利商店。業內人士表示,有的收款方在市場監管部門缺少工商登記信息,一旦出現金錢損失後想要維權更是難上加難。

  不要輕信“高額報酬”宣傳

  記者發現,各地針對以短視頻刷贊賺錢為噱頭的App,已經開始有針對性的查處。2020年8月,湖北宜昌警方打掉一個名為“抖大師”App的詐騙團伙,該平台宣稱註冊成為會員後,繳納會員費即可完成短視頻點贊任務,發展下線還可賺取更多收益。警方認為,該App以會員拉人頭有額外獎勵和分紅的方式,誘使部分會員為獲取更多返現,將親戚朋友拉入該App註冊充值,逐步形成了一個具有傳銷模式的電信網絡詐騙平台。

  山東省消費者協會副祕書長尹強民説,廣大市民要加強防範意識,不要輕信平台宣傳的高額報酬,對拉人頭、收益與下線掛鈎等情況,更要提高警惕,防止落入傳銷陷阱。在涉及充值情況時,要保留相應證據,一旦發現被騙,及時聯繫公安、消保等部門進行維權。